一只巨大的杂食动物。

#影日# ---我们的爱情--- 短篇完结

说起来发出去才想起来今天520诶、


少年们不成爱情的情感到底该由谁来定义,纵是感情的发出者也从来不能好好的归纳自己这情出自何处,是带着责任来的,还是,只是一厢情愿或其他不明无谓的错觉。

但是世间,从人出生,百般复杂交纵的人生际遇中,感情里多是愚者,聪明人当然也有,像王尔德说的那样“当爱情走到尽头,软弱者哭个不停,有效率的转头物色新欢,最聪明的那个早有预备。“相信爱情的人不免寒心,但过后也要加入精打细算各奔目的的感情。

爱情往往都这般被世人接受了,俨然已是一件俗的不能俗的物件了。

 




一、 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


“日向,你知道吗,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月岛半调侃似的语气随意的说了一句。

日向似懂非懂的看着月岛。“月岛,你是在说影山的事么?“

月岛头也不偏的沉默着,手插在口袋里,好像刚刚跟日向搭话的人不是他一样。一副置身事外我只是来提个醒的态度。月岛这个人好像和谁相处都是“片草不沾身“,和谁都不愿意扯上麻烦的姿态。但明眼人都看出来,他偶尔是会”多管闲事“,只是事件不管过不过,他都不用抽身,因为刚开始就算他帮了别人,也是两句话一推,一点叫人瞧不出他是帮忙的,反而想揍他。

心不静的人根本想不明白他要说什么,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日向下一句话差点把他心肺呛出来。

“月岛是担心影山么?“

月岛被他惊的直盯着他,都忘了要呛回去,


日向又自顾自的说起来。“诶我也不懂啦,就是隐约觉得影山最近怪怪的,练习也都不带我了……“后面日向急着把最后一点包子吞了说的含含糊糊,只不过面上飘过去一丝让人在意的绯红。


月岛看着日向挠着头的样子,来回呼吸了三趟才组织好语言:“我是说……“

话刚脱口,就被日向直率的眼神又给吓回去了,月岛从来没在别人那儿吃过这么过“哑口无言“的亏,一时间什么也说不来,两人气氛奇怪的对望着。


好一会儿,日向才突然爆出一句“那我就做影山的无影灯!“ 然后一脚踹开自行车蹬绝尘而去了。

留月岛在原地生了一脑门火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生谁的气,烦躁的戴上耳机,月岛少见的踌躇起来。“现在有点后悔了……“甩下一句叹息也踏上回家的路了。

 


橙色的火烧云撵上少年们的背,连带着那颗年轻的心都给他们点着起来了。捎着凉气的夏末晚风,带着卷儿一下子吹走了半边脸的太阳,冷的意思一下子压下来。怕母亲大人责怪奋力骑车的日向没有感觉到,体育馆里安静着怒吼的影山没有感觉到,慢悠悠踱着步子的月岛缩了缩脖子,掏出外套穿了。

 

 

 

二、毕竟爱情都,一直是一件不确定的事情。

 

排球击在地上的声音清脆的颠着来了,影山意外的抬头看见来人竟然是日向,不可说的喜悦之余他皱了皱眉毛。

可日向今天是打了主意来的,排球托在手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影山。

前些日子的事情看起来确实是影山行为不当,可他也一点没有要低头认错还是软下态度的样子。

反而影山到是恶人先告状似的不耐烦的低冲了一句:“干嘛啊。”

这回日向倒是毫不害怕了,“影山君才是,干什么呢。”

心里到底有鬼的影山某人,以为自己的一点心思都漏了,差点想要扔下球做个逃兵算了。

眼神乱飘“很明显是在练习啊!“

日向“哦。“了一声就没有动静了。

影山被他淡漠的反应弄得倒静下心了,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日向其实并不知道什么,自己只要态度坚决死不承认那不是一个意外就过去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两人沉默的配合着练了一会球,很快眼瞅着就要到闭馆的时间了。

影山不知怎么的,先前还巴不得日向先走的情绪早不知道飞哪儿去了,现在盯着外面淡淡一层夜色,他心里倏地打起鼓来。

刚刚短短的独处,让他这颗藏着不轨念头的脑袋彻底不清明了。

 

正拖着地呢,他拖把一扔,冲过去揪住收网的日向,故技重施,跟日向撞了个对脸。

哦,这是接吻?观众要问了,日向也想问。

不知道的以为影山是要给日向一个头槌,日向捂着被撞肿的嘴唇,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瞪着影山。

“影山你要干嘛啊!“日向抖着两片红肿的嘴唇指控道。

影山这才反应过来,顶着通红的脑袋甩下一句“没干什么啊呆子!“

日向已经被这个人无耻的本领震惊了。

影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整个人紧张的僵成一根棍直挺挺的立着。

日向倒是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收起网了,嘴里虽然还抱怨着什么,伴随着“嘶~”

“啊明天肯定要长溃疡了。”嘟嘟囔囔的话语。

这事儿的始作俑者羞的恨不得把时间撕开一条缝钻回去重来,遭受了苦难的这位,反而安然自若的该干嘛干嘛,真不知道该说他是神经粗还是没有常识。

 

 

夜幕已经完全降下来了,初秋冷一天热一天的风最近刮倒了好些人,日向想起妈妈早上急匆匆塞给自己的外套,掂量了一下还是没穿。

“影山,你不回去么?”这儿影山君还戳在原地,看见日向的身影消失在体育馆门口才动了动发木的手脚。

影山抬手搓了搓鼻头,手指游离过嘴唇,没忍住摸了摸。

 

之前的“冲突”仿佛还留着余温,年轻的欲望在少年的心上悄悄撕出一个口子。那是疼又兴奋的体验,他还不知道这症状该给它冠上什么名字。

 

影山一颗心好不容易揣安稳了,刚踏出门,就被台阶旁坐着的一个身影吓得差点离主奔去。

日向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坐在墙根睡着了,不远处氤氤氲氲的灯光伸过来,在他的脸颊上咬出一口月牙。

最后,魔障了似的影山把日向背回自己家了。

 

 

日向紧张的瞪着影山,害怕影山下一秒就会露出鬼神一样的表情来。日向最怕这个了,可影山什么也没说,甚至连个表情都没有给他。

日向却依旧如临大敌似的,两只手在胸前支棱着摆出一个保护的姿态,“怎、怎么样!“

影山皱了皱眉头,“什么怎么样啊,你这个笨蛋,打翻粥的是你好吧。”

日向摸了把鼻子,看影山笨拙的收拾着桌上翻掉的粥碗,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

“那是因为你,我才感冒的啊!”日向又逞强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啊?”影山费力的用纸巾抹着落在地板上的粥,对日向说的什么完全不理解。

“还不是因为你把我带到这来……”日向又小声咕哝了一句。

这一句软不拉几的指控落在影山那儿,却像声落地春雷,“啪!“的催开了原来只有点要开的意思的花骨朵儿。

“和我交往么。”影山呐喊着,在心里。

“诶?”其实他只是很小声的说了一句。

影山猛的抬起头,外面妈妈催促着他赶紧去上学,他急切的盯着日向。

“为什么?”日向生气的看着他。

“为什么……”影山重复了一遍,看了眼房门的方向。

着急的说起来。“我觉得你很好……啊,你排球也打的很好,嗯,很努力,我喜欢上进的人。啊……“

“那影山,是喜欢我么?“日向打断他智障一样的吞吞吐吐。他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尽管总是很胆小,但是这种时刻,他的本性是不会放任它流去的。

影山这次变成了那个被惊吓的到的人,之前那段时间的欲盖弥彰,就这样简单的,被日向的一句话打散了,像被一棍子抡碎的西瓜,红色,羞耻,散落了一地。

影山想起及川前辈笼罩在他头上的阴影,想起自己空无一人的背后,每根发丝都恐慌起来。

日向拿过影山的手,捏着他的两只中指,然后发狠掐了一下。

影山疼的差点掀翻了他。日向抿着嘴,闷闷的笑了起来,用眼睛瞟了他一下,又伸手捏了一下影山还在发红的指尖。

影山看着他不动,疑惑的看了眼指尖。

日向的笑声随着他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嚣张,身体前后的摇晃起来。

影山觉得日向大概是在嘲笑自己,于是恼羞成怒真的掀翻了日向,像在体育馆那样打闹起来,日向像受不了影山的接近似的,笑的越发剧烈起来,有要喘不上气的趋势。

日向被自己长歪的笑点折磨的满地打滚,王者大人痴呆一样的表情看着被自己捏红的指尖,虽然他只是想帮助影山恢复一下神志。

日向在影山的桎梏之下,大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不是…说…哈…掐中指,是帮助恢复神志的吗?哈…”

“呆子!那是人中吧?而且我还清醒着!”影山吼过,从激动的情绪里恢复过来,才看见日向脸色微红,嘴角还翘着,小口呼着气。

影山凝神对着日向的嘴唇做了一番挣扎,一怔,放开日向,坐到一旁。

自己是得意忘形了么,影山懊恼的一手抱着头,不知所措的后悔起来。

日向轻轻的喘着气,挪到他身旁,影山听见衣服簌簌的声音,手又被日向抓过去。

“影山手掌是很薄的呢。”日向捏着他的手翻来覆去的像一只好奇的猫咪,影山低头就能看见日向头顶的发旋。

影山闻见日向身上自己沐浴液和洗发水的味道,心里乱毛线团一样的情绪神奇的被捋整齐了。

刚刚…不,之前明明发生了什么,影山内心的某个部分几乎是要绝望了,先前影山觉得一切都太难了,一切不知真实的难以自抑,自己一方面强夺失控。可是此刻,他忘了自己的疑虑错误和恐惧,和日向在一起时,他能记得就是欢腾的、无可追寻的兴奋感。

 

凉秋将至,他们的故事会如何结束呢。

 

影山目光落在日向乱七八糟的笔记本上,左侧的空白画着一只莫名其妙的生物。

似乎是一只鸟。

影山摸了摸鸟呆着的那块纸面,暗自乐了乐,然后放下一瓶酸奶,又掏出一块面包,放在他桌面上。

桌面上胡乱的堆着上节课的书和笔记,日向的声音从走廊另一边传过来,欢腾的,兴奋的。

影山撕下来那页笔记,安稳的叠好放进上衣口袋,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安心过了

 

那天影山终于在影山妈妈突破房门之前,名正言顺的吻了日向。

他俩在影山妈妈进门时,手忙脚乱装模作样的收拾着桌面,最后影山被妈妈教训了因为让病人干活,鉴于日向红的透亮的脸。

影山则是捂着红的滴血的耳朵捧着碗夺门而出,大胆的无视了母亲大人的教训。

 

事情以影山独自一人去学校给日向请了假,而日向在影山家又住了一晚,感冒完全好了才走,为这件事的结尾。

但他们俩之间的故事的结尾还远远没到来。

 

他们花每个自由的时刻放肆的享受对方,争吵,练习。一点也不温柔,一点也不内敛。

但他们心是欢快的,每个第一次,每个红透的耳朵。互相带着薄茧的手,年轻的身体。

日向琢磨透了影山爱喝的口味,在影山挥着手向他跑来时,控制不住的嘴角。 

影山握着日向的手腕,摩挲着少年突出的骨头,说,我喜欢你的眼睛。

这是爱情的夏天,不沉醉、不沉溺、不算完。

只是可惜、都会过去。

在秋风里,被记忆的暗流卷走。毕业当头砍下来,命运各奔远方,影山连日向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然而过去的一切影山都死死的叼在嘴间,死死的不愿松开,哪怕往事就将脱逃,哪怕唇间血肉模糊也不愿忘记。 
少年的爱情,在最美的那一刻,戛然而止。荒留下一片支离破碎,凌乱不堪的回忆。 
日向不甘过,那时拉着影山的手跪在父母面前坚定的誓言,忍着对父母背叛一样的心情。坚信自己和影山可以走的很远。

   
过去在仅仅两年里变成了恍惚的瞬间,在独自一人的夜晚,影山呼吸着往事,凝视着那些他从日向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张,想象着日向生气的样子,独自上瘾。 
不管他们以后还会不会相遇,会不会互相原谅,再次相爱…… 
毕竟爱情都,一直是一件不确定的事情。

 

 

 

 

 

三、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日向舀起一勺抹茶粉加入温热的牛奶中,粉末在白色的液体上散开、结团翻滚,发出噗呲噗呲的细响。

影山就靠在一遍的墙上,日向知道他在看自己。

日向向影山的方向偏了一下头,想打破这粘稠的安静,“今天很热呢……”

“啊!喝热的没关系么?……虽然我已经在弄了…哈哈”

影山莫名的沉默着,把日向独自丢在尴尬里。

杯子里的热气升上来,水壶的热量也向他辐射着,日向感到一阵酥麻的燥热从脚底升起。

风去卷地而来的闷热和挥之不去的焦虑,在这两个魍魉一般地错误的夹击下,日向发出一阵不安的颤抖。

 

日向又拿了点砂糖,放在托盘上,不知什么时候起,影山就没有在那儿站着了。

“呼。”的像松了一口气。

 

 

 

上次在街上碰见日向之后,影山就一直想方设法的想找到日向的联络方式,他问了很多高中时候的同学和前辈,很多人干脆说和日向不熟,要不就是说不清楚。

之后影山才冷静下来,想到,日向那家伙,那时候和谁关系好呢。

影山因为自己对日向的不了解而心颤起来。

 

本来失而复得的心情一下子变成了仅仅的错误一样。影山难熬的度过了八月,还有九月初。

最后残存的热量挣扎着释放最后的生命,翠绿的叶子抖动着开始褪色。

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想要再联系日向的想法,他找到月岛,发短信过去,简单的问候,然后直接的问“请问有没有日向的联络方式呢?”

之后月岛那边恶意的过了一晚上才回复:“日向的是吗?有的呢,我这周六有时间,14点秋叶原那边的Teslo café。”

十分欠扁,一如既往的语气。影山这次没有冒火,心里多日来的焦虑因为这三言两语却被安抚了许多。

 

约定的时间,影山早早到了,找了一个小时才找到那个咖啡馆,等他大汗淋漓的推开门的时候,看见月岛已经在了,悠闲的喝着咖啡,看见他,简单的招了下手。

 

影山几乎步子不稳的激动地走过去坐下,结果被月岛东扯西扯的被迫聊了半小时多,影山的耐心快被耗光的时候,月岛摩挲着咖啡杯的外延,口气随意的说了一句:“说起来,日向很喜欢这家店的奶酪面包呢,下次给他带一点吧。”自言自语似的。

 

影山简直要跳起来了,转脸却看见月岛一言不发的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他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端起红茶喝了一口,斟酌着加了两颗方糖。自从上了大学之后,他的脾气好多了。

 

“那么你知道他的联络方式么。”影山运了三周气之后说道。

月岛笑了一下:“当然知道。” 似乎充满敌意。

不过他只是喝完杯子里的咖啡,放下钱和写着日向手机号的纸条就离开了。

 

影山隔着窗户,看着月岛走远了,才松开一直紧握着的拳头。

其实他一直想问的,你们之间现在是怎么样的关系,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

前面的影山强迫自己不想知道,后面的只恨自己错过了。

 

没有犹豫,“我是影山,能见一面吗?” 过分的简洁的短信。

约日向在公寓见面,什么没有有考虑的,麻木的等着日向摁响门铃。

等日向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影山才背后发凉的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久别重逢为什么会被自己弄成这么随意的东西。

语言在他的喉咙里破碎了,扎进心脏里,乱七八糟的说了些:“我最近看到你,所以…想着。”

他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感觉,却发现无话可说,猛的咬下舌尖,豁出去吼道:“和我在一起吧!”

日向为什么没有答应他?当然不会了,日向甚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四、“我说的话有一半是没有意义的

   我把他说出来为的是也许会让你听到其他的一半“

 

那次之后还没过一天,影山就没按耐住,直接打电话给日向问他要不要再见一面,那边日向迟疑了一下同意了。

影山握着汗津津的手机,他竟然会同意。

于是他现在坐在这里,几乎是冷静的思考着一会要说些什么。

 

日向将托盘放在茶几上,踌躇的看了一下影山,问他:“要蛋糕吗?我上次刚好买了点,还有剩下。”日向指了一下冰箱的方向。

影山看了一下他,回答道:“哦哦,好!”

 

日向放下叉子,满足的舔了舔嘴角。影山只吃了几口就放下叉子,坐在一旁偷偷的瞄日向了。

“这个,是月岛带给你吗?”影山没忍住问了。

日向疑惑的看着他,顿了一下才点头:“嗯,算是吧。”

日向回答了之后,影山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僵了一会,他把盘子推过去:“我不喜欢吃甜的,你吃吧。”

日向哦了一声,埋头吃起来。

“那个,月、月岛是在哪儿上大学的吗?” 影山结巴了一下,两只耳朵发起烫。

日向抬头,想要回答,却瞥见影山通红的耳朵,记忆里的熟悉一下子涌过来,眼眶涨热。

文不对题的回答道:“月岛,他今天不回来。”

影山端着杯子,一下被呛到,疑惑的看向日向。

日向立马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断断续续的解释说,我们是室友啦,我现在、现在算是在打工,那时候我跟月岛,一起、一起来的。

影山仰头看着日向,手死死的捏着杯子:“你现在没有交往的人吧,那我……”

说道一半的话,被日向激动的打断了。“不行!”他挥着手,背过身去,“我,已经不想……”

影山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拉扯着神经,胸口一片刺痛。

 

影山站起来,位置转换,变成他俯视着日向。

“你是,已经讨厌我了么?”颤抖的声带完全出卖了这个这些年来外表越发强硬的人。

日向有点吃惊的看着他,嘴唇微翕“不,我并没有……”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选我!”影山拉过日向的双臂,激烈的打断他,纂着的手紧到可以感受到日向皮肤下的经络和肌肉的形状。

“你说什么呢……”日向别过头去,影山只感觉整个世界从他那儿移开了目光。

“我需要!……你,笨蛋还是,个子矮还是!“影山分不清这是自己在干什么。

日向甩开影山的手,“什么啊!明明连告白都没有好好的说过……“

后半句几乎化作一口气溜出来。

影山立马回答:”上次不是、不是说了么。“

“影山先生应该知道那是不是吧?如果上次那个算的话,那我现在正式的回答你吧。“日向挑着语调说。

日向转过身,正对着影山,影山强迫自己去看日向的眼睛。

那是什么样的神情呢,没有后悔,没有恐惧,笃定的

给日向和自己下的判决书。

“我,拒绝哦。“ 日向平稳的说出这句话。

这里本来应该是结尾了。

可是影山抓住他的手,“这个,能以后再谈么?”

日向愣愣的看着他,不明所以,感觉自己此刻像捧着去按下导弹按钮的决心,却被脚下的香蕉皮滑了一个跟头一样滑稽。

影山大声的说:“我们过段时间在谈这个好么?”

日向皱起眉头,想说点什么,但他刚张嘴,就被影山恳求似的捏握给打断了。

“好痛啊。”

“影山君,你知道我没有说出的话是什么吗?”过了一会,日向说了句没头没脑话。

影山的手松开,日向回到沙发旁,坐在地上喝起抹茶牛奶。液体在喉头翻滚的声音夹在一阵阵的晚风里被带到神思不知道飞去哪儿的影山这儿。

影山呆了一会,走过去,也坐下来,离日向一个手掌那么远的地方。仰头一鼓作气,喝完了杯子里的。

“我们过段时间再谈这个好么?”日向反应了两下才意识到影山还是再问自己之前那个问题。

日向喝完饮料,脑子热度褪下去,自己反而不好意思起来,用手抠起眼角,试图挡住自己的脸。

“那个啊,就是之前小夏说了,那个…”“啊,想要了解喜欢的人,不要去听他说出的话,要听他没有说出的。嘿嘿…之类的。“ 日向想看看影山,却用手肘挡住自己的视线,怕自己又激动。他另一只手抓着衬衫的袖口,心脏的节拍擅自加快了起来。

 

过来一会,那边传来影山把被子放在桌子上的声响。

揪着袖口的手被拉起来,重心不稳的日向向一边倒去,影山手垫着他的脑袋,两人四目相接了。

“我们过段时间再谈这个好么?”影山说。

日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最后他撇过头回答:“嗯。”

大概过了两秒,日向感到自己下巴被钳住,影山掰回他的脑袋。

日向惊慌的碰见影山的眼光,铺天盖地的热度贴上脸颊。影山的气息在耳畔闪烁着,九月的夕阳从窗外晃进来,染红了影山的侧脸和头发的边缘。

“现在可以谈了吗。”影山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日向,一只手仍掐着他的下巴,强迫他不准离开这个状况。

“就算你说的话大半都没有意义,我,也全部都会听。”

“知道了吗,呆子,这是我给你的证明,承诺。”

 

刚刚落在窗台上的鸟,拍打起翅膀,要离开了,秋风又来,该去南方了。

日向一下子挣脱开,跳起来,不知道要向哪儿逃,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逃开。

影山追过去,抓住日向的肩膀,把人拉进自己怀里。日向的下巴磕在影山的锁骨上,传来钝钝的疼痛。

“所以说,不要选别人啊,我只选择你,不管多少次我都会选择你。“

影山的怀抱颤抖着,一颗心哗哗的往外倒着。日向,你难道不接吗。

日向突然张嘴咬了下去,肩膀那儿传来锐利的疼痛,柔软的静脉鼓动着,送出一点血迹。

 

 

日向抬起头,嘴唇上蹭着血,他开口:“我的不好的一面都是因为你,你要负责啊。“ 他又笑起来。

……………

肩上的痛意呼吸着,影山恍恍惚惚的看见,日向站在那儿,一双圆眼微眯着,嘴角含着的笑是熟悉的。很久不见。

“求之不得。“影山重新把他抱进怀里,大手稳稳的托着他的后脑勺。

携着凉意的秋风流转在他们身旁。

 

 

也许他们会一直走下去,也许他们会在哪个满足或者不得意的时刻分开,但是不管过去多久,在同学会上还是,在等候另一人下班的餐桌旁,想起对方,都不用患得患失,不用虚张声势。



作者的碎碎念:

想写的就是日向小天使的“没有说出的话”这种感觉到东西(引自纪伯伦沙与沫里的一句)

本来说要改名字,但是觉得这个乡村爱情风的名字还蛮适合我的... 

月岛的部分打算写个番外【。

先谢谢捧场的天使们~

纪伯伦的诗:“一个人的实质

              不在于他向你显露的那一面

              而在于他所不能向你显露的那一面

              因此,如果你想了解他

              不要去听他说出的话

              而要去听他的没有说出的话”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橘色抽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