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巨大的杂食动物。

#原创# ---White Strawberry---

想写同人来着,文思枯竭啊.... 



---------

这儿的夏天,干燥的皮肤要爆裂,但也有暴雨连连的日子。我回来的时候,正处于干燥的时候,每走一步,头发与空气摩擦着,似乎有噼里啪啦的响声。

回来好几天了,除了坐在空调房里文思枯竭抓耳挠腮,猛灌茶水下去依旧喉咙冒火以外,就是在烈日逼人的中午走上两条街去二姑家吃饭。

自从回家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这段时间,我是除了家里和二姑家那里也没去过。

今天在中午睡起来之后,我突然想去便利店一趟,给二姑挂了个电话就拿上钱包,趿拉个人字拖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两点左右,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只能听见拖鞋交替着拍打在我脚跟和地面的声音。我挑着有树荫的地方移动着,低头极力避免和热情的太阳公公对视,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地上的石子儿。

过了一条街,十字路口墙根边出现了一双鞋子连着两条腿,我好奇的抬头瞄了一眼,那人打着一把挺大的伞,我估摸着是个男的。我慢悠悠的从他旁边走过去,侧过头看了眼,啥也没看到,那人似乎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停留了下,看着那人迷茫的晃着,摸了把后面的揪儿,不管我事吧。

这天气真是不得了啊,头发已经烫的不行了,我加快脚步又尽力不想让自己不出汗。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进便利店的时候冷风从头上降下来,我才意识到,我大概是整个人都浸了汗了。

等店员找零钱的时候,我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这个店员的个子真是高,大概有185以上?从我进来,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我不屑的轻声哼了下,似乎总是有这种人啊,明明占了这个世界更大的位置,但是心和胆都小的可笑。

东西买的多了,我拎着有点吃力,不管会不会流汗了,两只手拉着袋子,感觉自己看上去特别傻。我几乎是小跑着向家里前进着。

结果没一会儿,我又看见那个打着伞的人了,我听见自己叹了口气,一鼓作气把袋子甩到背后。

“哥们儿,你迷路了?”他完全没听见似的,我转到他能看见的地方,他才把伞往上拿了拿,我抬起头看到他一头白发露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似乎是被吓到了,也许没有。

一阵莫名的风从他身后卷过来,黑色的衣角旋动着,雪一样的头发向我奔来,他的脸变的那么模糊,我却穿过这暴雪看见了他喜悦的眼睛。

锐利的刺痛从脑后袭击了我的眼睛,我猛的低下头。他的衣角贴着裤边,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恍惚着透过他几乎透明的耳垂,看见后面的黑伞几乎刺眼。

我眯起眼睛,抿着嘴笑了下,他看上去很疑惑,我指了指耳朵,他才反应过来慢吞吞的把耳机摘了。

“你迷路了?”我不耐烦的撇了撇嘴,感觉自己真是多管闲事了。

他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么热的天,这个人穿着长衣长裤,还带着个口罩,竟然没出汗。真令人羡慕,我往一旁的树荫那儿站了站,那人捣鼓了手机一会,也走了过来。

我接过他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就还给他了。“跟我走吧。”

我听见后面他把耳机塞进口袋的声响,笑了笑。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跟上来,声音不大不小,很清冷。

他的话像一道魔咒束缚住我的脚,我停下转过身去看着他。

蝉鸣的声音一下激烈明显了起来,四面八方向我扑来,被这热浪助推着,声音被煮沸了。树叶簌簌几乎微不足道,毕竟没有风。

怎么会没有风呢?“你说什么?”蝉鸣钻进我的耳朵,密集的噪音翻滚着,我几乎站不住。

他也停下,看了我一眼便错过我走了。“你好好的。”清冷的声音又从身后飘来,我怔在原地,这模糊的悲哀仿佛笼罩了我一个世纪。

突然,蝉鸣如潮水退去,我动了动手腕,手上的塑料袋发出簌簌的声音。我放下袋子,换了只手再背起来,我小心的把袋子安置在我的后背,才转身追上那人。

超过他在前面走着,我又看了看他,依然打着伞无动于衷的走着。我叹了口气。热气被呼出去,并没有交换来凉爽,黏糊糊的从嘴边流下去,我又深深的叹了口气,企图摆脱这种黏腻感。

到了家的时候,我打开门,那个人站在门口,早收起了伞,但口罩还戴着。

“你是叶原?”

我恍惚了下,感到奇怪,却理所当然。

“请进。”我摆了个姿势等着他,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皱了眉头。

“恩。”我莫名其妙的发出一个音节,放下手迅速的脱了鞋,领着袋子进了厨房。

“拖鞋你随便穿吧。”我转头甩了一句,开始着手收拾买回来的东西。结果买的草莓还是挤烂了,与其扔掉,我想了下对已经安置好自己的那个人说:“你吃草莓么?“

“可以吃的。“他的声音从客厅幽幽的传来,听上去很没精神,该不是中暑吧。

我觉得有点不爽,挑了特别烂的几个扔了,又把最大的完好的给吃掉了。我双手撑着水池边,慢慢的咀嚼着。花了点时间消化了我奇怪的心情。

我端着盘子回到客厅,放在他面前想起来没拿叉子。

“啊,叉子没拿。“我正要转身去取,他突然拉住我:”不用了,我用手吧。用下卫生间可以么。“

他松开手我顺势就做回沙发上了,我给他指了方向就没管了。我坐在沙发上又开始发呆,看了眼草莓,还有几个好的,但是我其实完全不喜欢吃草莓。但我还是捏起一个草莓来,我瞧着这草莓,热躁的感觉突然鼓动起来,汗滴滑下来,我难过的坐了一会,才想起来风扇没开。我捏着草莓去开了风扇,调整了好一会才弄到我满意的位置。

我松了口气似的往沙发上一倒,把一直捏着的草莓扔进嘴里,我感觉自己完全失去了动弹的精神,连动动嘴也不想,我就这么嘴唇上顶着个草莓,睡着了。

等我我醒来的时候,模模糊糊的意识到外面下着雨,噼里啪啦的砸在我没收的衣服上。我一下子弹起来,冲去阳台把衣服抢救回来,到了门口我忽地停住了脚步,我僵硬的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散掉的头发在我眼前飞舞着,我从发丝的屏障这边看向他。

“为什么不把头发扎起来。”我听见自己说。

他也看着我,然后摇头。我半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我把它们重新扔回了洗衣机。我从卫生间回来看到他端坐在沙发上,愣了愣。

他口罩还带着。我感到奇怪。

“你为什么不把口罩摘了。“我被自己直接的话语吓到了。我有点无措的,搓了搓手臂。

“变冷了吧。“他突然发声。

“嗯。“我点了点头,走过去坐了下来。

他喜欢吃草莓么,我看着空掉的盘子想。视野范围的一块红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瞧着那摊红色,耳边似乎起了风。忽然,一件衣服落下来。

“穿吧。“

我松开抱着的手臂,看了看他听话的穿上了。

我看着那个人,又开始感到莫名其妙。

“这个草莓怎么…“

“掉下来了。“他的话插进来。

“哦……“

“你不冷么。”他一截透明的手臂落在沙发上,我忍不住看了看。

“恩,有点。”

我起身打算给他拿一件外套,突然想起来:“要不我把衣服脱给你吧。“

“不用。“他一只手搭在肚子上,没有要再说话的意思。

我走进房间拿起扔在床上的外套,却瞥见手机亮了起来,我过去拿起来看了看,上面显示着  叶原  ,是一个短信。

我木然的松手,手机滑落掉在桌面上,发出很响的动静。我赶紧向门口看去,却发现他站在门口,看着我。我努力的维持着面无表情。“没什么,你回客厅吧,我一会儿来。”我掐着我该死的颤抖的手。

他除掉了口罩,透明的皮肤让我想流泪。参差不齐的白发散落在耳边,抖动着提醒我他的接近。

“叶……“我张口,接下来的话语全被一个冷硬的物体阻隔了。

我低头看着抵在我胸口的枪,“砰。”我想起来一些事情。

 

被那个人掉在沙发上的烂草莓,总是下雨的小镇,闷热,只在夏天相见的人,被雪淹没的他,浴缸,他沾湿的长发。

“去替我买点草莓吧……“他淡淡的声音从耳边拂来,我企图抓住这缥缈又熟悉的温暖。

“不,叶原…“我破碎的嘴唇擅自动着,在陷入黑暗之前,模糊的声音,清冷的追过来。”这里不是我所期望的结局……“

 

我醒来,真实从耳朵闯进来拉扯着我的神经,我听见自己破风箱一样的呼吸声从上方传来。我动了动手指想要触碰我安然无恙的心脏,但失败了。很快,旁边传来椅子被猛的拉开,与地碰撞的声音,还有……熟悉的人急迫的呼声。

 

我尝试歪了歪脑袋,偏过头对着窗户,外面狂风暴雨,熟悉的心痛。

 

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听着外面人跑进来的声音,我闭上眼睛,笑了起来。

 

————叶原,草莓好歹自己去买啊……

 

你们看到我眼角的泪了吗,这是我为这不是我所期望的结局流下的最后一滴。


评论
热度 ( 4 )

© 橘色抽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