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巨大的杂食动物。

#影日# --发热--

第一次写影日的。ooc请原凉(很久没写文了

小甜饼,一发完。

4.16 小修改,捉了点虫。(再看一遍,好多地方好奇怪,忍不住必须改一改T--T


日向发热了。

在连着几个难眠多梦的夜晚后,他终于发热了,没有咳嗽,没有头痛,只是身体发热,肌肉疼痛,皮肤受到一点摩擦都疼,骨头好像也疼似的。

他窝在床上,想着要不要叫外卖算了呢,脑子里过了一遍能吃的东西,只引起了一阵反胃。诶,算了吧,家里还有香蕉什么的。

日向躺下,踢开厚被子,抽出枕头下面的薄毯子,象征性的盖一下。空气贴着发热的身体还是有一点凉啊。不管能不能好,都不想再经历那种溺在热水一样的发汗过程。

日向无意识的用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左手背,手指拂过的皮肤泛出酸酸的痛觉来。和以往一样,只有过几次,却莫名总是记着的,这样的发热。

试着想睡一会,就算身体累的不行,但是依旧睡不着啊。日向逼着自己直挺挺的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好像一半沉去哪儿了,也许要睡着了。

啊,小夏今天要来。 他醒了。

不对啊…一瞬间,日向觉得好委屈,那明明是昨晚乱七八糟里面梦见的,昨天想过让小夏过来,但是结果也没有联系她。却做梦梦见说小夏要过来了。

这种梦真是讨厌。自己骗自己似的。

忽视酸疼的肩膀,在枕头旁边瞎摸了一通,才想起来手机在客厅。

日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又想起来,叹气肯定会被妈妈说的吧。想着又淡淡的叹了一口,像怕被妈妈听见似的。

日向把一条腿滑到床下去,小腿的皮肤靠到地板,冷的他一激灵。那种酸酸的痛觉又来了,日向又叹了口气,认命似的爬了起来。

身体痛感变得尖锐,其他什么都迟钝了,日向以自己很少有的节奏,极慢极慢的拖沓着零碎的步伐。其实他也不是很想去拿手机,但是又有什么要手机才能做的事情似的。对了,比如看时间。

出了房间看见手机在餐桌上呢,离桌子还有一步呢,日向用手撑着桌面,把身体带过去,缓缓的坐下,好像多走一步好好坐下就会马上累死似的。

Smartphone就躺在那儿,黑着屏,日向支起头,看着它发起了呆。

按一下Home键会有什么出现在上面呢,广告信息,邮箱提醒,打开邮箱,里面有是广告?

小夏会打电话过来么,她为什么要打呢,明明没有什么事,现在学习也很忙才对。

“啪”日向使劲戳了一下按键,手机一头立马翘起来,松手后还弹了弹。

什么也没有。

然后日向发现自己开了飞行模式。

手指灵活的向上滑动,点击,关闭飞行模式。

然后静静等待着,信息一个个跳出来。

Line的绿色图标连着蹦了好几个出来,日向支棱着头,想起一些事情来。

摁在Home键上等着指纹录入然后打开Line的界面,两个人的消息提醒。

小夏说最近很忙,抱怨了一点班级上的事情,然后说周末过来给他送妈妈上次去京都带回来的特产。日向笑了笑,小夏真是女孩子啊,颜文字加在话语里扭来扭去,真是可爱。

影山也给他发消息了,日向好奇的点开,一入眼就是最后连着的几条“呆子!!!!”

什么呀,真是讨厌的家伙,日向赌气的想,不过还是看了下前面的消息,

一连翻了好几页才翻完,从昨天开始就不停的发消息给他,刚开始是说“你吃了没啊呆子。”之类的。然后就是“对不起。”暴走似的道歉。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啊。真是个傻瓜,日向曲起腿,把脸枕在膝盖上,感觉自己更加不好了,不会发高烧吧。

下面的消息还没看完,小夏那边的联络就来了,气冲冲的在电话里说,明明看过了消息,怎么不回复啊,啊哥哥真是笨蛋,尽让别人担心!

简单和小夏说了自己感冒啦之类之类的不要担心就挂了电话,被小夏元气的嗓音一冲,日向突然恍惚了起来。啊对,影山的消息,还没看完。

怎么回复他呢?

----我没事,只是感冒了。

或者

----我没事,你也要加油啊,可不要感冒了!

 

好傻啊,日向气馁的把头夹在两腿之间,想着干脆不回复算了。

“诶!” 日向把手机从小腿和大腿的夹缝里抽出来,啪啪的打起字来。

“我  , 没事……所以   ,不   ,用    ,担心。“ 好 , 发送。

这样就行了吧,日向把手机一扔打算继续回房间躺着。刚站起来,就听见玄关那边咔咔的响声,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个人影就冲到了他面前。

“喂,你没事吧!“影山把行李胡乱的往沙发上一扔,立马抓着他一副紧张的要死的样子。

“我,没事啊…“日向觉得很无语。

“你怎么回来了?“

“你这个呆子,为什么不回我消息啊? 啊!你身体怎么这么烫!“影山抓着他的手臂激动的什么似的。

“就是有点发热啊。“

“什么叫做有点?!你这家伙肯定没吃饭吧!“ 喂,影山君,你现在表情很可怕哦。

“啊..恩。”日向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影山立马抓着他到卧室,然后把他塞进被窝,又一溜烟儿的出去了,似乎是去做饭了。

日向现在感觉自己傻逼一样,也不知道该想什么,该说什么了。

……明明那天一气之下出门三天没回的是他。

日向只露着一双眼睛,嘴巴在被子底下艰难的呼吸着。想踢开被子的脚不安分的在里面动了动,还是收回原位了。他把被子往下掖了掖,影山在厨房的声响微微的传过来,有点安心的感觉。

在等着影山的时候,发着呆竟然有了困意。日向闭上眼睛,感觉此刻自己像在太空里飘着,周身没一处儿着地儿,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触觉。

影山端着盘子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日向立马睁开眼睛了。

不过影山还是看见他睡了“要不你先睡吧,起来再吃。“

“不用,我饿了。“

影山看上去有点窘迫,挪着步子,把粥端到床上来。

日向又立马表示想在小桌子上吃,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帮他把碗筷放好了就在一边坐下。

日向慢慢的爬下去,像只猫似的,坐在桌边上又嚷嚷了 “我还以为你会做鸡蛋拌饭呢。“

“笨蛋,感冒不能吃鸡蛋。“影山说着,连头都没有转过来。

日向看了看他的后脑勺,什么也没说。他哧溜哧溜的喝起粥来,谁也没有讲话。

“对…对不起。“

日向正在喝最后一口,差点喷出来。“你说什么呢…“

“就上次的…事情,对不起啊,是我错了。“

“哦。“日向傻愣愣的回了一句。“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影山转过头来,一会很生气的样子说“我不是发消息说了,有紧急的事件,所以要去京都几天么。”

“啊,你也去京都了啊,妈妈也去了呢。”日向呆呆的说,重点不知道抓哪儿去了。

影山的表情还凝固在生气的样子,日向突然蹭过来,把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

“我好想你啊。“

影山被后背一片滚烫的热度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日向又伸出手抱住他的腰。“你就不说点什么么。“ 一副精疲力竭的语气。

影山突然转过身来,日向顺着掉进了他的怀里。脑袋一下子撞在他的胸口上,日向刚想挣扎着起来。

影山一把摁住日向的后脖颈,一手托着他的腰往自己这儿靠,鼻子抵在日向的头发上,闷闷的说:“呆子,一起洗澡吧,头发都臭了。“

日向撩起影山的体恤,把手贴在他最敏感的侧腰上,影山抖起来,日向也抖起来,笑的:“你也很臭啊,笨蛋。“

一会儿影山手也进日向体恤里了。

还洗什么澡啊。

发热不能洗澡。(笑

 

 

 


评论 ( 7 )
热度 ( 42 )

© 橘色抽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