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巨大的杂食动物。

【狐兔】皆有可能 无授权翻译 (1)

4.8————这篇文和别的译者重了,因为另外一个译者是有授权的,所以我这要停了。现在只翻了一半,5000字左右吧,如果能不拖得太迟翻掉的话,应该会去要授权的。原文名字是《try everything,try anything》那个译者翻了的话,大家可以去看。


【一】First Kiss

 

“nick!拜托!不要!停下!” zootopia警察局深受荣誉的judy hopps警官,正尝试叫喊着,然而她细长脖子边有力的下颌甚至夹得更紧了。

在皮毛最薄的锁骨那儿,一小块脆弱的皮肤暴露着,她可以感受到尖锐的利齿在那儿游走着。

想到那压在静脉上尖锐的犬齿本可以刺破自己的血管,带给自己巨大的疼痛,夺走自己的生命,judy惊的一激灵。

“小萝卜,你还好么?”Nicholas P. Wilde,作为zpd的一员并是她的搭档,立马在咬合中停下并轻声询问到。

高个子的红狐狸笔直的站着,爪子担着他的小猎物的全部重量,当他的嘴小心的环在她的脖子边上时。

“我没事。”Judy靠向斜下方nick鼻子的方向,轻声回答,奇怪着nick为何停下。她能看见的那只绿色眼睛里透着这只狐狸的困惑。nick的头倾斜着,她拉近nick,使他的牙齿紧贴着自己的脖子。

“我说了不要停下。”judy的爪子抚弄起她搭档耳后的绒毛,继而撩逗似的拉扯起他的皮毛。“继续啊。”

Nick模糊不清的哼出一声“好。”当他重新开始挑逗似的细细咬弄着这只兔子的颈子,想要找到那个甜蜜的交汇点能使judy的声音转变成刚刚好的,既温柔的又有肉欲在里面的呻吟。他能感受到她紧绷的颈子在每一次呼吸时的颤动。当他斜着用后齿的尖端撩拨着她毛下的皮肤时,她似乎对此感到十分愉悦。

“啊~”一声高昂的呻吟从兔子喉咙的深处溜出。

当nick的舌头贴上她的脖子时,Judy感到自己的肩膀剧烈的颤动起来,紧接着nick放低她的身子好让自己的鼻子贴近她的。

他的眼睛在暗淡的月光下像绿宝石一样闪着光泽,几乎像他的肉食本性冲破了微妙的生物性显现出来时一样的光亮。

judy注意到他闪光的瞳孔正专注的看向自己的脸。将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尽收眼中,如果judy表现出一点点的不情愿nick都准备放开握着她的爪子。Judy立刻尽力的控制住自己发抖的身体并快速的拉扯出一个微笑。

“你可真是个可口的兔子,Hopps小姐。”Nick喃喃的说道,呼出的滚热的气息从她抽动着的鼻子上流淌过,拂过她的胡须,使她的睫毛充满期待的扇动着。温暖,潮湿且充满着果味的。他的气息闻起来就像他所爱的蓝莓那样。

她没法再忍受下去了。Judy几乎没有注意到她因为渴望着她搭档的嘴唇和与他两唇相接时,她的脚开始不受控制的拍打起了地面。

这比她最初所期待的感觉起来好太多了。而且她正尽力的想要找到合适的位置,能让自己尽可能多地碰触他的嘴唇。

为自己的搭档正渴望着自己而惊喜下Nick几乎畏缩了。这只娇小的兔子现在离得肩膀不远了,并且到他嘴巴的位置,她只需要轻轻一跃。 

她强健的后腿环住他较窄的腹部,同时,她的手臂正企图抱住他毛茸茸的脖子。

接下来的那个吻来的似乎很突然,尽管和数分之前她轻啄在自己唇上的那个吻几乎没什么差。

只是这一次,Nick提供了一点小小的辅助,尽管只是去配合Judy这个毫无经验可言的吻而已。

Judy顺着他的唇缝一路吻下去,尝试抓住每个能吮吸他嘴唇的机会。

他试着在Judy的吻落下的时候去迎合她,但是这只兔子不仅心急,并且不知退怯。简直就像她在自己的人生里贯彻的那样。啊,经典的Judy做法。

Judy袭上Nick的唇,像一只被完全刺激的眼镜蛇那样,不断地将自己的唇一遍又一遍的顶上他的嘴唇。

一会儿,她感到疲惫并将脸埋进Nick的颈窝里。他们就这么在那儿拥抱着,几乎是无情绪似的,聆听着对方沉重的呼吸声。

Judy的长耳朵垂落在她搭档的后背上,她极度敏感的听力捕捉到Nick的心正的跳快过自己任何一次心动。

然而,其实她自己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只活跃过度的兔子可以感到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



虽然他俩贴在一起的时间不过数分而已,然而Nick发现自己已经回忆不起来他们是因为什么而来到这个山顶的,并在对方的拥抱里俯瞰着Zootopia壮观的城市景象的了。

这真是个不眠之城。

忽的,一簇光亮吸引了他的注意,就在离演唱会场仅仅一个街区的地方。由光组成的多彩的支撑着天空的柱子,他们游离着,点亮每一片与之擦身而过的云彩。




“你说豹警官在那儿有好好享受这一切么?”Judy顺着Nick眼光的方向看向Gazelle演唱会后的Party那儿传出的光亮,她问道。


他们之前是从演唱会那儿来的,不过是当地另外一个流行歌手的。他们的同事邀请他们去之后的小聚会,不过Nick表示不是很想去,Judy也说自己还是陪着自己的搭档吧。

“啊,他肯定的。”Nick将自己的手臂环绕着Judy,企图将她拉的更近,虽然Judy已经将脸深深的埋在他脖子的毛发里了。他放下一只手,换而用他的肉垫轻柔的抚弄起她有起伏的侧腰线。




这一切其实都源于一个挑衅。


Nick在演唱会的时候表现的一直很拘谨,这令目前十分享受这一切的Judy感到烦躁。这不是第一次捧哏的狐狸在面对Judy幼稚的捣怪时表现的如此寻常。大部分情况她已经对此习惯了。但是,今晚,Nick就是惹毛了她。

那是在Gazelle唱她的成名曲‘Try Everything’的时候,Judy不小心听见Nick随意的一个说法,是说了什么关于’努力争取只会让你受到伤害‘之类的话。Nick只是一如既往的愤世嫉俗。

但他积极向上的兔子搭档感觉这句话实在无法接受。

所以,在演唱会结束后,她向这只厌世的狐狸发出了一个挑战。

“我打赌你肯定不敢吻我!“这句话是她硬着头皮的,又有一部分由于肾上腺素,还有因为过度激动,以及部分的酒精左右下发出的挑衅。

起初,Nick只是给了她一个轻蔑的半怀疑的眼神。但是很快,他意识到,她是认真的。于是他同意了,在自尊心的怂恿下。当然还有酒精。


回想起来,他们是真的应该远离演唱会场里的VIP免费酒吧。


“那好吧。“他气冲冲的回答道。但是他的搭档做出一个‘停下‘的手势,当他准备在一个还有其他顾客,并且当中很多人明显都能认出他们是城中有名的警官的停车场靠近她时。

“别在这儿啊!去一个隐蔽一点的地方!“Judy嚷嚷起来,又立即紧张的用她的大眼睛环视着他们周围的陌生人们。

此刻,Nick本应该注意到这双大大的薰衣草色眼珠正酝酿着什么其他的事情。

但是,他Nicolas P. Wilde不是一个会在挑战面前退却的男人,尤其是一个来自他的搭档兼最好的朋友的挑战。


于是,他决定带她去瞭望台----Zootopia 的最高的景点之一。


他们走到观景台所在的地方花了一些时间。爬上那个斜面的空地则花了他们更多的时间。

去听演唱会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有开车去,一起和zpd其他的伙伴一起搭了McHorn的顺风车。

所以当他们终于到达山顶,在这城市上方数百米高的地方时,彼此都已经是大汗淋漓并且筋疲力尽的样子了。

“我真的得做这个么?”Nick紧张兮兮的问道。对于这个傲慢的狐狸来说真是不常见的语气。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前欺诈者,他总是无所顾忌的和过分自信的。

Judy为Nick表现出的不为人所知的这面而咯咯的笑起来。

“不如我们就别做这个了,就算你赢啦,好不?”

狐狸边扯开领带边换了一只脚支撑着身体,玩世不恭的样子。尽管他毛茸茸的尾巴正在他身后不安的来回扫着。

“来嘛,Nick,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Judy缓缓的向她的搭档跨近,一步步的逼近他。

她宽松的衬衫在夜风中翻滚起伏着。冷风搜刮着她的毛发,但是更不能忽视的是她血管中的躁动。

Thank you, open bar.

 

 

“来吧。”她在终于靠近他了的时候说道,并把她灰色的爪子放在了他的胸口上。

不是现在的话就永远没可能了,她想着。Judy微张着她的嘴唇并合上了眼睛,并将头倾斜着让Nick好接近。

 

自从豹警官给了演唱会的门票后,整整一周她都在为了让Nick吻自己计划着。

“午夜嚎叫事件”中他们初次相遇并联手将这个城市从前副市长的阴谋中解救出来,自那之后这只狐狸对她的吸引力便越来越强了。

过去的数个月中更是,不过Judy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清楚的思考这个可能性的时候。是在那个事件,在被黑豹司机袭击之后他们乘在缆车上时,Nick第一次向她敞开了心扉。

当时他看上去是如此的脆弱,向她吐露着心声,她想要伸出手去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这个世界其实并没他想的那么糟。可是那时她能做的仅仅是伸出手给他一点点的安慰。

 

但她的第一步计划将在这周末Gazelle的演唱会中完美的实施。

------就如现在所发生的,计划确实实施了。

 

这个吻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事实上,还有一点的失望。直到她意识到,Nick所做的仅仅是低头到能够使自己的吻尖(*)碰触到她的嘴唇,而Judy所得感到就是他凉凉的鼻尖。

“好了!”随即他便立马的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并转身向山下走去了。

"Nicholas Piberius Wilde!"Judy对她的搭档怒吼起来,一手叉腰怒不可及的样子,并且是一脸失望的看着Nick。

“你现在给我回来,你这个懦夫!有本事过来给我一个真正的吻!”她生气的甚至跳了起来,她有一定长度的兔子脚‘砰砰’的拍打着地面。

“你休想就这么走了,只留给我一个这么不像话的初吻!”

听到她的最后一句,Nick停下了脚步。

Judy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对Nick说的太过分了。

月光的照射下,他的身影开始颤抖起来,让Judy以为有什么出了错。

不对,他是在忍着笑呢!

“初,初吻?”Nick努力的让自己不发出笑声,然而完全没能憋得住。“这是你的初吻?”他怀疑的回望向自己的搭档。Judy已经25左右的年纪了,他本以为她至少有过几段感情吧。不过实在是没想到,这种事情上她竟然是完全的新手。

“是..是啊!”Judy瞪向他,尝试在这时候挽回自己的颜面。在这个还蛮冷的夜晚,Judy却感觉自己从眼睛到脖子一路都烧的厉害。

“这有什么可笑的!”

“你可是个兔子!你们兔子不都会…你懂的。”Nick向她走回去边说道。

从没接过吻?这可真是没想到的事情,特别是她还是个兔子。

Nick想过这个。兔子曾因为,呃,繁殖闻名。据他所知,Judy她自己本身也是来自一个非常大的大家庭。

“难道你们不都是拥有着无数的兄弟姐妹么?”

“什么?”Judy噘起嘴表示生气当Nick靠近她时。

“你要知道,我是一个事业为重的女人!我从来没有时间去干那…那种事情。”她想起在学校时那些男孩子对她表现好感时,她一次都没有注意过他们以及他们的求爱。她那时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成为全Zootopia最有能力的警官。

“好吧,那我们再来试一次吧。”Nick拍了拍他娇小的搭档的肩膀。

花了Nick数秒的时间,他才到意识到Judy的衬衫被拉扯到一侧并且自己的爪子正搭在她光裸的那边肩膀上。

自己的肉垫下她柔软的绒毛带给他的触感却令他无法轻松了。

“来吧,让我给你一个像样的初吻。”Nick说道,假装自己喉咙其实并没有发干。


评论 ( 8 )
热度 ( 46 )
  1. lili橘色抽取 转载了此文字

© 橘色抽取 | Powered by LOFTER